性别不详,爱好男男。
拖延癌晚期弃疗患者。

【靖苏】此生归路无归期(一)

想了好久,决定码一发萧景琰和梅长苏的短篇

原著向?也不算,古风向可以不o(╯□╰)o

主CP萧景琰X梅长苏,副CP我还没想好,也许就没有了毕竟是短篇

文笔不佳,架空,历史废,请勿考据,也禁不起考据

缓更,因为我还没写几笔(⊙﹏⊙)b

肉会有的,你们要相信蠢尘【泥垢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上,阅读愉快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赘述:

故事发生在萧景琰登基两年后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景琰……

 

一声轻浅的叹息在耳边响起,惊醒了龙榻上未曾睡熟的帝王。

 

萧景琰猛然坐了起来,披散着头发,满目震惊,这是故人第一次入他之梦,梦境种种却又让他心惊,一片混沌荒凉的景象之中,唯有前方一袭白衣飘然而立,而后一个回首,萧景琰便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张熟悉面孔。

 

小殊…是小殊……

 

一时间天地变幻,风云失色,烈焰四起,火头攒动,将一切吞噬殆尽,震惊之中的萧景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林殊被火舌吞噬,无力得连一步也不能向前。

 

梦中之地就是梅岭吗?垂首大口喘息的萧景琰心中奇异,自己明明没有到过梅岭,当年之事亦没有亲见,可梦中的一切却是如此真实,甚至连每一个细节他都感觉到熟悉,而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小殊的脸竟是后来梅长苏的模样。

 

萧景琰的动作惊动了门外值更的高湛,隔着寝殿的雕花木门,高湛有些担忧的轻唤了一句:“陛下?”之后便垂首等在门外,不敢擅入。

 

萧景琰自登基以来,奉生母静妃为太后,立太子妃中书令柳澄之孙女为皇后,留大太监高湛在身边继续伺候,至今已两年有余了。这期间皇后柳氏诞下了皇长子,可萧景琰却一直不曾选秀纳妃,自从皇后受孕,萧景琰更是许久都不曾召过皇后侍寝,如今皇长子都已经快一岁了,这情况仍是未改变分毫,每夜萧景琰都是自己睡在寝殿里,门外是值更的太监。

 

“高湛。”寝殿中响起了一声召唤,高湛不敢有丝毫迟疑,谨慎地将木门推开一条细缝侧身而入,生怕夜风倒灌入寝殿。

 

快步走到萧景琰床前,高湛低眉垂首,轻声道:“陛下,尚未到四更,再睡会吧。”

 

萧景琰闻言,没躺下也没接话,兀自抬起右手揉了揉胀痛的额头,似是觉得有些不够,又两手食指一起,使劲按着太阳穴。待头脑恢复了一丝清明才又开口道:“不是说不让你值夜了么,夜风凛冽,你这身体吃不吃得消?”

 

垂首而立的高湛心中一暖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拱手道:“谢陛下体恤,老奴甘愿为陛下守夜。”

 

萧景琰听他这话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浓重意味,当下也不再多言,轻巧的将这个话题略了过去,“更衣吧。”

 

高湛立时上前撩起帐子,伺候萧景琰起身,直至将萧景琰衣袖上最后的褶皱展平,全程低头不语。萧景琰面色有些青白,明显得睡眠不足,眉心一直微微蹙着,这位年轻的帝王已经是高湛服侍的第二任皇帝,对于高湛来说,老来能得这样一位正直简单的皇帝青睐也算是时运极佳。

 

可是萧景琰偶尔也会出现不明所以的坏脾气,就比如说现在的他拧着眉,随时准备看谁不顺眼就会教训上一通。但是相比先帝而言,这脾气还是太好了。

 

“高湛…”萧景琰长身而立,透过窗棂凝视着昏暗的夜色,轻唤了一声,却又迟迟没了下文。

 

过了良久,久到高湛以为那一声召唤只是无意识的呢喃,萧景琰才又开口,“我梦见小殊了……”

 

高湛像是早就知晓一般,开口道:“宫羽姑娘早前已经传话来,仍未找到梅长苏的尸首。”

 

是呀……萧景琰眉心的皱痕更深了,他本就不相信梅长苏已经魂归,直到那颗东海珍珠送到他手中,直到霓凰心死与他辞别,他才开始慢慢有点相信,梅长苏真的已经死了。

 

可是,这世上总有傻子,固执的相信着奇迹。大军凯旋班师回朝的隔天,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宫羽姑娘悄然入宫,与他长谈,层层剖析了战争中的种种,这一席谈话,让萧景琰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。

 

当夜,宫羽带着他的手书出宫,连夜快马加鞭赶往琅琊阁,被告知少阁主至今未归。之后又再次启程去往药王谷,老谷主早已经不问世事,宫羽在药王谷外跪了三天三夜也没能得老谷主召见,最后还是萧景琰派人传信,阵亡将士中没有梅长苏的尸首,令她再想它法,并遣调了十数人供她差遣。

 

蔺晨失踪、老谷主拒见、找不到梅长苏的尸体,凡此种种使得萧景琰心中的希望之火愈演愈烈。他深知若是梅长苏定会想方设法的活下来,若是小殊一定不忍心就此离他而去。

 

这两年多来,萧景琰每日每夜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固执的相信,他的小殊是绝对不会轻易抛下他的。他便是靠着这样的信念,独自支撑了两年多。

 

萧景琰自登基后,朝堂的风气也逐渐清明起来,大批寒门士子崭露头角,而他更像是疯了一样,埋首于朝政中,每每伏案到三更,五更又要早朝,整个人比监国之时更加显得消瘦了,高湛看在眼里,只能在日常起居饮食上更加尽心。

 

萧景琰凝视着窗外浓稠的夜色,头脑中一片混沌,脑海中纷繁杂乱,模糊的身影往复出现,可他却分不清究竟是年少时候的小殊,还是后来的梅长苏。

 

可是谁又有什么重要呢?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

而这个人的牌位现在端正的供奉在林氏宗祠的香案上。

 

眉头紧皱的萧景琰,终究只是一声叹息,眉目间神情减缓,渐渐从刚刚的梦境里抽身,身体放松下来,负手而立,自是一派君王气度,风华绝代。

 

“穆青也该到了吧?”

 

“回禀陛下,”高湛仍旧小心翼翼的躬身垂首答道:“穆王爷月前已经出发向金陵而来,估摸着快要到了。”自霓凰郡主远离战场朝堂,这位穆家小弟一力承担起南境的边防重责,一应政务打理的井井有条,如今满朝上下再也无人称呼他为“穆小王爷”了。

 

萧景琰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,表示自己听到了,之后寝殿之中重归寂静,无人言语亦无其他声响,直至打更之声响起,高湛才拱手道:“陛下,该早朝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

评论(1)
热度(152)

© 墨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